<bdo id="6scws"><samp id="6scws"></samp></bdo>
<nav id="6scws"><nav id="6scws"></nav></nav>
  • 零跑流血上市未卜,超越特斯拉之夢難圓

    2022-04-14 10:45:09     來源:     編輯:bj001    

    朱江明收獲了一個不錯的3月。

    3月,零跑汽車交付量邁入了萬輛俱樂部行列。交付量節節攀升的時候,零跑汽車也在當月向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聯席保薦人包括花旗、摩根大通等一眾頂級機構。

    遞交申請之前,零跑汽車已完成8輪融資。融資金額高達百億。然而,僅僅依托這幾輪融資,零跑要想在資本扎堆的新能源戰團里混出頭,家底還不算厚。

    最近3年時間里,零跑汽車虧損就已經超過48億元。招股書披露,截至2021年底零跑汽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只有43.38億元。零跑追趕的“蔚小理”手握的現金及等價物卻高達200億元之巨。

    搞監控設備起家的零跑創始人、董事長朱江明是個資本玩家,策動著零跑加速上市來為造車輸血。他還有一個跟賈躍亭等人一樣的夢想,就是超越特斯拉。朱江明曾在2021年年中說:“3年內超越特斯拉!”如今看來,這更像是雄心壯志。

    除了缺錢,迫切需要上市之外,質量投訴不斷的零跑汽車還面臨著品牌向上難題。

    01

    大華支撐

    創立零跑之前,朱江明已經經歷了兩次創業。

    1992年,拿著5000元的他與傅立泉創辦了杭州大華電子設備廠,兼任大華電子CTO。30年前,創業的春天,許多人都被春風拂面。

    畢業于浙江大學無線電專業的朱江明,在電子及人工智能技術上已有近30年的產品研發和成果創業經驗。作為零跑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和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他直接或間接通過杭州芯圓、寧波景航及萬載明昭控制零跑汽車11.89%權益。

    傅利泉是大華股份(002236.SZ)實際控制人和董事長,其直接及間接透過寧波華昶和寧波麒麟控制零跑汽車13.53%權益。

    傅利泉的配偶陳愛玲通過寧波華綾(有限合伙)持有零跑汽車5.59%權益。陳愛玲持有寧波華綾1%股權,兒子傅益欽作為有限合伙人持有寧波華綾99%股權。

    零跑的股東中,朱江明、傅利泉、劉云珍(朱江明配偶)和陳愛玲(傅利泉配偶)4人為一致行動人,共同持有零跑汽車已發行總股本的31.01%權益。

    招股書披露,傅利泉和朱江明兩人在2016年簽訂了一致行動協議,按彼此達成的共識統一投票,若未達成共識則以朱江明的指示投票。通過這樣的一致行動,兩位大華股份的老搭檔牢牢控制了零跑。

    大華股份不僅持有零跑汽車8.89%股權,還給予零跑汽車場地、供應鏈以及技術等方面的支持。根據招股書,零跑在2021年-2022年將持續租用大華股份物業作為實驗室,2021年錄得相關租賃負債為106.2萬元,同比增長100%。

    其他主要關聯交易中,一是與大華股份附屬公司華銳捷技術簽訂零部件及系統供應協議,向其采購電動汽車使用的若干種類傳感器及系統,2021年高達6746.1萬元,同比增長1110.74%。也就是說,在ADAS傳感器的研發和生產均由參股公司華銳捷技術提供。

    二是與大華股份簽訂服務采購協議,外包零跑生產電動汽車所用各類物件的組裝過程,2021年高達2359.1萬元,同比增長269.76%。

    值得一提的事,寧波景航是零跑員工持股平臺之一,由朱江明作為普通合伙人控制并持股0.08%,公司執行董事兼總裁吳保軍、前董事許煒和高級副總裁兼董事會秘書敬華作為有限合伙人分別持股70.28%、24.62%和5.02%。

    主要投資人之中有國舜領跑和綠色領跑(有限合伙)。其中,國舜領跑由3家國有企業杭州產業投資、杭州產業發展投資有限公司以及杭州和達產業基金分別持股60.6%、30.3%和9.09%。

    另外,杭州和達投資管理作為綠色領跑普通合伙人持股0.01%,和達產業基金作為有限合伙人持當中99.99%權益。并且零跑非執行董事金宇峰同時任和達投資管理的董事。

    從股東到關聯交易上的聯系看,大華股份在零跑的成長過程扮演了重要的支撐作用。

    02

    流血上市

    最近3年來的經營數據顯示,2019年-2021年零跑總營收分別達到1.17億元、6.31億元和31.32億元,2020年-2021年同比分別上漲439.74%和396.13%。

    零跑的收入主要由汽車及部件銷售和汽車監管積分銷售構成。汽車及部件銷售的收入在2019年-2021年分別占總營收的100%、97.62%和97.67%。2019年-2020年,汽車及部件銷售收入的具體金額分別為1.17億元、6.16億元和30.59億元。

    與眾多新能源汽車車企一樣,每年收入幾倍增長的零跑依然在流血。

    2019年-2021年零跑毛虧損分別為1.12億元、3.2億元和13.88億元,2020年-2021年同比分別增長185.44%和334.18%。

    2019年-2021年零跑經營虧損達到7.31億元、8.7億元和28.68億元,2020年-2021年同比分別增長18.96%和229.87%。

    對于新能源車企來說,研發無疑是極其重要的,也是最燒錢的。2019年-2021年零跑研發開支分別達到3.58億元、2.89億元和7.4億元,分別占經營虧損48.97%、33.21%和25.8%。

    單看零跑似乎確實在研發上砸了不少錢,然而拎出來和“蔚小理”一對比,又是九牛一毛。

    零跑一年的研發費用還不及“蔚小理”一個季度的研發開支。

    根據各家第三季度業績財報,2021年第三季度蔚來、小鵬和理想的研發開支分別達到11.93億元、12.64億元和8.89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01.9%、99%和165.6%,環比分別增長35%、46.6%和36%。

    可以說,零跑離聲稱中國唯一一家具備全域自主研發能力的新能源車企這一自我定位還相差甚遠。畢竟這個研發能力與投入是成正比的。錢投入少了,要想獲得技術上的大突破,只會是空中樓閣。

    這是為什么呢?其實,還是手里的錢太少了。

    根據零跑招股書,2019年-2021年年末,零跑賬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分別為2.06億元、1億元和43.38億元。

    最慘的年份里,零跑只有1億元現金了,對于一個新能源汽車企業而言,幾乎等同于池子都要干了。即使是最富裕的年份里,也只有區區幾十億現金。“蔚小理”中隨便抽一家出來,手里的現金也是百億之巨。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蔚來汽車的現金儲備達600多億元。

    因資金問題,零跑想要實現聲稱的智能駕駛+智能座艙+三電系統等核心技術的全域自研,顯然還要繼續燒錢。不僅僅在研發上,生產和銷售等處處都缺錢。

    流血上市之前,零跑汽車瘋狂進行著融資,目前已經進行了8輪融資,募集了資金118.67億元。

    不過,流血上市也沒關系,目前中國市場上的新能源車企無一不在連年虧損。對于投資者來說,更關心零跑的車子能不能大賣。

    03

    向上之難

    零跑汽車能夠讓投資者滿意嗎?

    2021年全年,零跑T03銷量為4.61萬輛,貢獻了零跑88%的汽車銷量。

    然而,A00級T03毛利率低,供應鏈一旦漲價就容易虧損。對于傳統車企來說,靠微型車累計新能源積分,也能獲取一定收入。

    具備龐大燃油車體系的長城歐拉系列就是很好的例子。2021年長城歐拉貓系列僅上半年累計銷量為5.26萬輛,同比增長428.72%。但歐拉品牌已經為公司帶來了巨額虧損。以黑貓為例,2022年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后,黑貓單臺虧損超1萬元。

    零跑T03為追求超過400公里的續航,2021版搭載了41度的磷酸鐵鋰電池,而低配版售價5.98萬元,扣除13%的增值稅后僅4.85萬元的收入。

    2019年-2021年零跑毛利率分別為-95.7%、-50.6%和-44.3%。顯然,零跑賣一輛就虧一輛。當然,從數據上再仔細分析,零跑汽車的毛利率還是在不斷改善。

    當然,這種改善也受到了原材料上漲的壓力,根據零跑的招股書,除短期原材料價格上漲造成的波動外,鋰電池不算上Pack成本預計在每千瓦時100美元,約634.95元/千瓦時。

    也就是說,正常情況下以2021版T03輕享版搭載的電池能量41千瓦時計算,僅電池成本就不低于2.6萬元,這還不算上Pack后以及車體、內外飾和電機等的成本。

    根據招股書來計算,以2021年4.37萬輛的交付量計算,零跑每賣出一輛就虧6.56萬元。

    所以零跑目前面臨的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如何尋求更多的銷售增量和品牌溢價的空間?這個空間主要來自于15萬-30萬輛電動汽車的高端市場。

    只是走向高端的路并不容易。

    零跑頭兩款車都屬于低端車型。2021年9月交付的C11的尺寸和配置都相當于中大型SUV,如蔚來ES6。

    然而,零跑并未樹立強品牌形象,賣不出去好價錢。為了加速占據市場,C11定價僅為15.98萬元,還不及蔚來ES6售價的一半。

    銷售端叫不上價,成本端卻是剛性的。

    隨著新能源汽車上游原材料價格的上漲,零跑成本壓力加大,近期零跑部分車型也宣布漲價。

    零跑官方發布公告,受上游原材料成本增長和國家補貼下降的影響,自3月19日零時起上調旗下C11全系補貼后的官方指導價,將根據不同車型分別上調2萬-3萬元不等。調整后,C11補貼后售價為17.98萬-22.98萬元。

    此外,旗下T03系列也由2021款的5.98萬-7.68萬元上調至2022款的6.89萬-8.49萬元。不僅如此,低配版的電池容量還減少了9.1千瓦時,僅實現301公里的續航里程。

    可以說,不堪成本重負的零跑不得不通過漲價并逐漸向高配版轉移來縮減虧損,但實際上T03的性價比是降低了,打在了目標客戶本就對價格敏感的痛點上。

    可以說,造車所需的資金依舊龐大,研發、銷售以及生產等里里外外都需要錢。零跑創立以來,依托老東家大華股份的扶持,同時通過8輪融資穩住了陣腳。然而,不論是在融資層面還是銷量上,零跑與“蔚小理”等競爭對手并沒有優勢。

    自身造血能力沒法解決連年虧損的情況下,加速上市成為了零跑的必選項。

    只是原材料價格上漲、長三角供應鏈體系的波動,都在考驗著零跑汽車能否真正跑起來。

    內容來源: 車圈能見度

     

    關鍵詞: 特斯拉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
    v 零跑流血上市未卜,超越特斯拉之夢難圓 2022-04-14
    v 陌陌沒落了 2022-04-12
    v 微盟2021年報出爐:去年虧損近6億、近一年股價跌幅超7成 2022-04-12
    v 9個月虧損近5億元 業績不穩的薇美姿上市路不太好走 2022-04-12
    v 復星國際難言“快樂” 2022-04-12
    v 老藥力竭、新藥待成,步長制藥進入青黃不接時刻? 2022-04-12
    v 加盟商大量解約,“賭徒”酒仙網還能挺多久? 2022-04-12
    v 知乎在港招股背后:阿里、京東血虧 啟明創投、今日資本等選擇減持 2022-04-12
    v 青島銀行轉型路漫漫其修遠兮 2022-04-12
    v 小鵬汽車?何小鵬之憂:為何越賣越虧? 2022-04-11
    v 誰的陽光保險? 2022-04-11
    v 曹操出行“打游擊”,頻繁上演“捉放曹” 2022-04-11
    v 新力財報“難產”,董事長想當“逃兵”? 2022-04-11
    v 段先念告別華僑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嗎? 2022-04-11
    v 從300億到90億,知乎流血赴港IPO 2022-04-11
    v 烏江榨菜四面楚歌,未來發展何去何從 2022-04-11
    v 云從科技“流血”上市,“AI”光環背后的憂與困 2022-04-11
    v 中國平安的自我救贖 2022-04-11
    v 負債重壓 雅居樂恐難再“樂” 2022-04-11
    v 獐子島后繼有人,未名醫藥人參要冬眠 2022-04-11
    v 第三次被中止IPO審核的土巴兔:毛利率高,凈利潤率低 2022-04-07
    v 新網銀行艱難走出美利車事件陰影:去年凈賺9.2億,董監高砍薪一半 2022-04-07
    v 喜馬拉雅,4年虧掉5個荔枝 2022-04-07
    v 快手仍存危機 程一笑負重前行 2022-04-07
    v Q1預期汽車交付量掉隊!2021再虧40億,連虧六年蔚來未來何解? 2022-04-07
    v 網紅不紅,綠茶餐廳IPO三度折戟港交所 2022-04-07
    v 零跑汽車遞交港股IPO 質量投訴不斷上市不被看好 2022-04-07
    v 一邊上光榮榜一邊舉報維權,龍頭民企的尷尬如何化解? 2022-04-06
    v 捷邦科技增收不增利 股權代持疑云待解 2022-04-01
    v “老人頭”慕思床墊的IPO之路穩不穩? 2022-04-01
    分享到:
    更多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jubao@123777.net.cn

     
    在寝室自己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bdo id="6scws"><samp id="6scws"></samp></bdo>
    <nav id="6scws"><nav id="6scws"></nav></nav>